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护林小记系列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28: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护林小记之一  题记:  我的堂兄在邻县一个林场工作。当年他是从专业学校毕业分配到那里的,先搞了几年生产技术,后来专门从事森林保护工作,成了一名森林卫士。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他当护林队长也有二十多年了。期间有几次机会可以换换更好的工作,他硬是没舍得换,现在依然守着他的宝贝林子,延续着他的绿色梦。  也可能是他认真的性格,也可能是他实在的为人,也可能是他遇事“不通窍”的脾气,也可能本来他就叫石新仁,所以大家都叫他“实心人”,后来就叫“实心队长”。反正与本名发音也差不多,大家都叫得挺顺口的,他也不恼,应答不误。不过呢,干起工作来可是不木,点子多多、办法大大的有。  由于这层关系,一开始我经常两边跑跑,兼带做一点与树木有关的生意,所以与他工作的那边混得很熟,后来就在那里做合同工,再后来也转了个正式工。也可能是我性格圆滑一点,也可能本来我就叫石光华,也可能我有时来几段半通不通的文字,所以他们都叫我“光滑先生”。不过呢,我也不恼,相反还觉着有亲切感,反正听着像本名,还加了个先生不是?  堂兄比我年长两岁,今年快五十啦。我很敬佩他,写了一首辘轳体律诗和仿填了一首词送给他(见后),可以说是他人生轨迹的真实写照,他说非常喜欢,还常拿出来在人前显摆,搞得我有些骇人的样子。  我与堂兄感情很好,可以说是贴心贴肺、无话不谈。他和他的同事给我讲了他们很多工作中经历的事,有的我感觉非常有趣,受朋友们启发,我叫他写出来给大家看看,他不愿意,要我写。其实堂兄的文字和口才都很好,可能是与那些死板的公文打交道多了,性格又有些刻板,所以不愿对外面写文章。我只好勉为其难,准备暂以护林小记为题,分章节零打碎敲地写一些,可能写不出亲历者的体会和感受,也可能写得非常慢,木鬼先请大家谅解。  还有一点说明一下:为了写作、阅读和理解的方便,后面的小故事我准备用人称来写,请读者察之。  其一:人生半百尚年轻  ——五十自题  (一)  人生半百尚年轻?岁月如歌唱旅程。  幼小多殃身体弱,思行少恶路途平。  俄游书苑添华气,长守山林听妙声。  不避喧嚣车马市,俢篱种菊关情。  (二)  故友闲来笑贵庚,人生半百尚年轻!  常思绿海无穷志,醉看红尘不了情。  五十春秋名利远,三千鬓发盛衰明。  书林若有痴心梦,愿做传承一老兵。  (三)  松兹热土梓桑情,爱我家乡梦里萦。  世事寻常如水逝,人生半百尚年轻?  追思泰岳心中暖,忆想爹娘泪满盈。  似海之恩无以报,传承美德播佳声。  (四)  姐妹房亲爱弟兄,家传数代少男丁。  不攀娇媚红颜客,只守贤良黄脸卿。  子女单双尤自足,人生半百尚年轻!  修来福分须珍惜,莫要随心负世情。  (五)  识途老马踏征程,岂可怡心弄晚情!  花甲大千才泼墨,杖朝姜尚始提兵。  苍松傲雪身姿俏,仙鹤飞天羽翼平。  午后斜阳秋正爽,人生半百尚年轻!  其二:我爱我守卫的森林  1、祖国秀美的山川,绿海茫茫风光无限;  蓝天为我飘白云,碧水引我永向前。  青春的身影在林荫中起舞,  不老的心灵在花香中跳动。  啊!啊!  青山永常在,绿水永长流;  森林卫士爱什么?我爱我守卫的森林!  2、祖国秀美的山川,林海莽莽一望无边;  百鸟为我来歌唱,百兽相伴林中行。  卫士的理想在岁月里闪光,  铁汉的柔情在汗水里流淌。  啊!啊!  青山永常在,绿水永长流;  森林卫士爱什么?我爱我守卫的森林!    护林小记之二  掘地三尺见赃证    君能不,风高月黑休贪物。休贪物,食甘安寝,意无虚芴。  修怀善念心朝佛,莫存歹恶思行诎。思行诎,遁身藏影,地窝深掘。  这一首《忆秦娥·休贪物》是劝诫人们休要贪那偷盗之物、不义之财,做人要安分守己、本本分分,这里说一个父子结伙偷盗树木,做下一桩奇怪案子的故事。  (1)  合溪山,方圆十几里,儿郎河从它脚下流过。这里虽没有原始森林,却有建国后培育的人工林,经过几十年集中办林场,松、杉、竹已经成林,漫山遍野、遮天蔽日,木竹粗长,价值巨大。虽有人说那里阴气很重有些渗人,但却是天然的大氧吧,又因紧邻城镇,也是人们休闲探野的好处所。  那是初夏的一个清早,26岁、刚当上护林队副队长的我,虽说工作激情迸发,但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在“再睡一会”的思想支配下还没有起床。突然,就听到护林员“老寨”的砸门声和喊叫声。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到了床前:“不得了,山上的树偷光了。”这个“老寨”呢,本名就不说啦,因其人性情急火,一惊一乍的,时不时还有点发孬、发夯的样子,不知是谁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寨似寨”,意思是“一阵一阵的”,后来就通称“老寨”。他也不恼,不管大人小孩,喊啥答啥,只要不是少了他的酒和肉就行。扯远啦,不过呢,无牵无挂的“老寨”一天到晚像“鬼搞更”一样,对付那些偷柴的妇女老太太合适不过了,真可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山上失窃了!我把护林员叫在一块跟着“老寨”来到失窃的地点,一看一查,大杉树被偷伐16棵,再一算,刚好是5付寿方(棺材)的材料,这在当时也要价值2000多块,抵得上一个很好的国家干部一年的工资呢。大家都惊呆了,齐齐看向早已淹头搭脑的小毛。这个小毛呢,刚刚二十岁,接替退休父亲参加工作不久,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娇娇儿,在外面啥事也干不了,在护林分片时就把那片大杉树林分给了他。这可是照顾他呢,在当时难管的是偷树丫、小树。周边群众大法不犯、小搞不断,就凭这个搞搞油盐钱,大树是不敢偷的,怕犯法。所以全场每年大树基本没有丢失,不想这次出了大事,被勤快的“老寨”漫山捡菇时发现了。  大家现场一合计,原来问题还是出在小毛身上,细问之下才得知,其实他早已发现了这个事。春节后,他查过一次山,发现丢了两棵大杉树。他不敢说,怕挨批评,驮责任,就一个人悄悄去查,想来个立功赎罪。不成想隔三岔五又发生了5起,他就更不敢说了。整天吃不下、睡不好,山上山下去察访,一点线索也没有。事后发现:正是由于小毛的所谓秘密查访,使偷树贼对我们的动向了如指掌,从而激起了这伙人更大的贪欲。  这一带我们都非常熟悉,失窃的地点在合溪山西南的山脚边,这里是个大山洼,土壤深厚肥沃,200多亩大杉树人见人馋,平常鲜有人来,只有一条不明显的小路通向与之紧邻的住着十几户人家的洼口组,再往东约两里才是公路。  (2)  不是埋怨的时候!听着大家叽叽喳喳的议论,我梳理了一番,已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心下打算以走访的形式,到我认为为可疑的那一家去看看。那个时候的护林队长就像公安局长一样似乎也是可以执法的,也没有人说不该的话,呵呵。我叫上两个老护林员老张和老李,只说了声“我们走”。因为我一直认为:保密重要。林彪元帅上学时写給自己的一副对联说得好:读书时时有个我在,行事桩桩少对人言。所以从年轻时起,有关机密的事我就遵循三个原则:不讲,必要时只单独讲,不在有第三个人的场合讲。我便抬脚走在前面,三人顺着较为平坦的小路下山,约20分钟就到了我心中的目的地——梁家。  梁家就在洼口组通向大山洼小路的南边,紧邻林场山,与本组其他人家隔一条田垅,是个独居户。他家有新建的五间红砖照墙盒子檐的大瓦房,房前两边分别是杂房柴房和猪圈厕所,房后用石头围了个1亩多的大院子,据说很早以前次围院墙时还占了林场的山,林场多次与之交涉后梁家掏了点钱了事。由于多次上过门,我对他家也算很熟悉:老夫妻俩六十不到,搞林场山上的柴是两人的主业;两个二十出头还没结婚的儿子,从小都不是念书的料,十几岁就在家种种田,进城做做工,外带搞搞林场的柴;女儿虽然结婚了,与女婿也是经常住在这里,说是这样方便在城里做工,其实也是为了方便搞林场山上的柴。一家人真可谓老的不老,小的不小,没有吃闲饭的,尤其是几个男的,长得虽不高大但很壮实,都有一副好身板。  再说老梁呢,在当地很有名,从年轻时起就是个五牛换六马(倒腾的意思)的主,什么事都做也敢做:既抽牌子(算命的一种)又贩牛,既摸黄鳝又阉猪。据说有一次他阉猪没掏出猪花来,还说是阉反了边又翻过来阉一次,当场就把猪阉死了呢。俗话说:“靠山吃山”,“近水楼台先得月”,老梁一家算是做到了,几十年了,林场的山可以说就是他家的菜园门,油盐钵,算得上他家的半个衣食父母。所以,别看老梁平常待人一个冷气样子,见到我们也还算热情,还时不时的说说“到我家吃餐吧无菜的饭”之类的客气话。  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两条狗的狂吠声,要是陌生人肯定会吓得不轻。老梁家养了两条会咬人的土狗,凶恶得很,用铁链栓在大门口,说是单门独户不安全看家防贼,也有人说是为了吓人不要闲人到他家去。老梁一家正在吃早饭,看见我们往他家走,老梁一面打着招呼一面喝斥着狗,叫儿子把狗拉开把我们让进了家。老梁就叫老婆捡碗让桌子,我连忙说:“你们先吃、先吃,我们转一下。”并向老张和老李使眼色,我们几个就心领神会地装作不打扰他们吃饭的样子东转转西望望,尤其是可能藏树的地方更是看得真切。这种查树的做法双方都心照不宣,无树时就当作没有这回事一样,都留着面子呢。  (3)  我在后门口走廊四下一打量,大院便一览无遗。这个院子是接正房向后延伸围成的,深度有30多米,三方院墙整整齐齐都有一人多高,接正房后门有一条2米多宽笔直通向后墙门的小路,好似把整个院子对半分开了一样。满院子绿油油的橘子树,都到了挂果的年龄,株距约2米,行距约4米,勤快的主人对行间空地进行了耕作,做成了8条2米多宽与正房平行的间作带,还套种了绿豆。  来时没有注意,我决定去看看后墙门!想到肯定有人在关注着,我就沿着小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东张西望边走边晃,到离门近的一棵橘子树边停了下来。我手扶着树丫微倾着头,远远望去似是在看树,其实是翻着眼睛在看那个门,失望的是:门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开过,连门边长出的青草与其它的草也没有什么两样。这是个2米多宽双开的小铁门,主要也是为偷柴方便而开的。梁家人上山搞柴从后门进出,且不说既近又方便,更绝的是有时护林员发现了就抢时间把柴挑进院子,然后“咣当”把门关上,前有恶狗看家后有铁门护院,再想把柴搞出去可就难啰。所以,说起这个门护林员就有气,尤其是秋冬季节恨,因为上春雨水多树木生长季节含水量也大,柴不易干卖不掉,再说“养得青山在不怕没柴偷”,偷柴人也要养山不是?  我转身慢慢往回走又东望望西望望,只见套种绿豆的间作带新近普遍锄过草还薄薄的浇过水粪,到处还有一些小土堆。当走近离正房第三和第二条间作带时,发现小路两边的的墒好像比其它的墒要矮一些,我就停下了脚步,点上一根烟又似乎若无其事地朝两边张望,发现这两条间作带的墒确实是平的,没有其它墒那么饱满,南北两头的围墙下还有几个大一些的土堆。  石队长,石队长……听到老梁在走廊的叫声,我说你家的橘子树长得真好啊,他说去年冬天下大气力抽了深槽下了很多的磷钾肥和土肥,你不是看到还剩下一些放在那里吗。回到堂屋,只剩他老夫妻俩在家,趁老梁倒水的功夫,我与已经坐在桌子边的老张老李交流了一下眼色。我看他俩眼神散淡微微摇头知道没什么收获,就对老梁讲山上被偷了16棵大杉树来找你了解了解情况,发现什么没有。老梁一愣的样子说:真不知道偷了这么多。开年后小毛找过我几回,说山上被偷了树问我晓不晓得是谁搞的,叫我帮他找线索。我对他说,我家狗前一段有几个晚上叫得凶我还以为是叫春就没在意,再乱叫就悄悄看看,发现了人就跟你讲。看老梁跟小毛讲的差不多,我就说了一些请他全家一起帮助注意的话,随后带着老张老李往洼口组而去。  我们首先来到了组长家。这个也有一定讲究呢:你去找他合情合理,既是工作程序也是看得起人,即使有时不是什么好事他也不好说什么;你要是不去找他那就等于藐视了“一级组织”,如果他和村民一道跟我们争起理来我们就无话可说了。组长60多岁,是个“阿弥陀佛”的好人,家境很不好孩子也比较窝囊,在组里也没什么威信和地位。为什么还选了他当组长呢?原来农村各地根据各自的情况不同,组长的产生大致有几大类:1、组长是个好差,组里有个公认的强势人物,只要他愿意那就是他当;2、组长是个好差,组里没有公认的强势人物两派甚至几派并立,那就是各派推出代表轮流坐庄;3、组长不是个好差,一般是抓阄决定或找个“好好先生”驮个名抵个数。这个组长就是属于“驮个名抵个数”类型的,因为洼口组男女老少经常性到林场山上搞柴,光是这一摊子事上面找来就够麻烦了,所以聪明的洼口人民就找了这样一个“一问三不知”只会答应“啊、啊”的组长来应付差事。 共 25761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专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