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细数跌落神坛的光伏巨亾

2018-10-28 11:53:35

细数跌落神坛的光伏巨亾

辉煌远去的不仅是光伏这个产业,与之共同兴衰的还有企业的撑控者。本期将为您细数跌落神坛的六位光伏巨人。

摘要:辉煌远去的不仅是光伏这个产业,与之共同兴衰的还有企业的撑控者。本期将为您细数跌落神坛的六位光伏巨人。关键字:光伏,施正荣

辉煌远去的不仅是光伏这个产业,与之共同兴衰的还有企业的撑控者。本期将为您细数跌落神坛的六位光伏巨人。

首富浮沉施正荣被扫地出门

悲惨指数:1颗星

施正荣

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曾经的标杆人物、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正荣迫于压力,已经辞任CEO。这既出乎公众意料,又在预想之中。这位曾几何时风光无限的前中国首富,如今留给运营者的是债台高筑、短期偿付能力告急,且深陷反担保骗局等一大堆烂摊子,企业股价徘徊在1美元左右。

自2006年施正荣成为中国新首富后,他身上笼罩了太多的光环:他催生了中国光伏产业的迅猛发展,引发了这个产业庞大的造富运动;他身后跟随者众,曾一度被寄予希望成为日后世界首富的有力竞争者。而今,这些美梦戛然而止,终成幻影。

自去年以来,尚德的形势急转直下。如今,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已达到35.8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1.8%,尚德市值已从上市之初的 49.22亿美元跌到如今的1.49亿美元,华尔街投资机构Maxim Group对它的目标价评为0美元,该机构的解释是,尚德的股票一文不值,它的出路就是破产重组。

2012年7月30日,尚德发布公告称自己可能卷入了一场涉及金额高达5.6亿欧元(约45亿元人民币)的欺诈案。GSF(全球太阳能基金)在欧洲建立电站,尚德为其担保从国开行贷款,GSF以德国国债提供反担保,但尚德调查发现这些国债可能不存在,尚德因此增加了45亿元的负债。

据解,无锡尚德由施正荣于2001年1月建立,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外商独资高新技术光伏企业,主要从事晶体硅太阳电池、组 件、光伏系统工程、光伏应用产品的研究、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其后,尚德电力通过施正荣2005年设立在英属处女岛注册离岸公司Power Solar System Co, Ltd,间接控制无锡尚德100%的股权,无锡尚德也是上市公司的主体。

而多年以来,施正荣早已成立了若干以个人名义控股的私人公司,其中包括2006年在青海成立的亚洲硅业;2008年成立的上海尚理投资有限公司,同年尚理投资还入股上市公司豫金刚石、华录百纳;施正荣还与雅戈尔投资、无锡新区创新创业投资集团共同成立无锡领峰创业投资公司等,而其在海外的资产亦难以估算。施正荣似乎并不愿意以个人资产去担保尚德。

[#page#]

尚德这家光伏企业,曾经是无锡的一张名片,现如今却成了无锡一大包袱。员工多达五万人的无锡尚德,现处于舆论风暴眼,但是政府也不得不救。

可是尚德和政府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好,“无锡尚德与无锡市政府关系闹僵”、“无锡尚德拒绝政府救助”、“施正荣或在掏空无锡尚德”……近期以来,连篇累牍的负面,让无锡尚德处于舆论的风暴眼中。但是,处于风暴眼中的无锡尚德,却对坊间种种传言一直三缄其口。

一位江苏当地政界人士向表示,政府不可能同意让无锡尚德破产,因为这不仅事关数万工人的就业和社会稳定,而且若无锡尚德破产,无锡市十多年 打造的城市名片也会瞬间倒塌。“无锡目前的想法是让上市公司尚德破产或退市,让施退出所有在无锡尚德的股份,然后让无锡国联来重组已经资不抵债的企业。”

而今时局已变。据当地政界知情者说,若施正荣公开无锡尚德的破产计划,势必会引起近万名工人抗议,届时政府必然介入,也就会顺其自然接管公司, 从此将启动上市公司退市或破产计划,而子公司无锡尚德将面临重组和国有化,到时施只能成为一个局外人。“目前,政府已经向尚德提出查账要求。”

而政府接管后,创始人施正荣可能会继续留在尚德,但是其在公司的主导地位将被取代。施正荣已经辞职CEO,下一步会怎么走?

四面楚歌的彭小峰

悲惨指数:2颗星

彭小峰

曾经朝阳产业的崛起,曾经江西首富的辉煌,曾经庆功宴上的美酒,曾经意气风华的小峰。短短几年时间,赛维大厦却岌岌可危。风雨飘摇之中,赛维高层关注着融资的进展,员工担心着的薪水发放,赛维供应商忐忑不安,政府谣言不断,银行左右为难。

据了解,江西赛维贷款以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国开行为主,涉及十多家银行,而企业资产负债总额竞高达59.6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00亿元。而赛维所在各股份制银行全部为无抵押的信用贷款,如赛维财务状况继续恶化,资不抵债而破产,这些贷款或将血本无归。

四面楚歌中,小峰同志终于熬不住了。近日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宣布,佟兴雪已被任命为江西赛维LDK太阳能公司行政总裁(CEO)。而彭小峰将继续担任本公司董事会主席。

公司同时任命王嶒先生、伍世安先生、刘志斌先生、姚红江先生和刘学志先生为董事。值得注意的是这四位新董事新多带有新余市国资背景。分析他们的背景已明显发现新余国资身影,其中王曾自2010年起担任新余市政府财务顾问,也曾担任浦发中行等银行管理职位,现为神飞集团首席战略顾问;伍世安为江西省人大常委、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江西渝州科技职业学院校长;刘志斌为新余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姚红江为新余钢铁董事会秘书;刘学智为恒基伟业副总裁。上述四名新晋董事会成员除刘学智外均带有新余国资背景,其中刘志斌更是以新余国资身份担任赛维董事会董事。

上述多项任命也意味着,彭小峰本人或不再负责公司主要的运营业务,退居二线镇守;而恒瑞派遣的几位代表加盟董事会后,或将让赛维的未来出现更多变化。

[#page#]

彭小峰让出CEO并任命佟兴雪接任这一职位,或与恒瑞的合作有关。

10月19日,赛维与恒瑞达成股权购买协议。据该协议,恒瑞同意购买赛维发行在外股本的约19.9%股份,购买价为每股0.86美元,并受限于股权购买协议的条款和条件,包括180天的锁定期。如果恒瑞购买成功的话,将成为赛维的大机构股东。目前,赛维的机构股东共计65个,这部分机构股东占其外部股东比例的12%左右,共计持有1546.7万股,价值为1098万美元。

赛维被称为该死未死的企业,负面排山倒海而来,彭小峰的退位能否挽救赛维命运呢?我们不得而知。

四处宣战的黄鸣

悲情指数:3颗星

黄鸣

“在国外我为中国太阳能产业鼓与呼时,回到国内,却面临着暗箭、诽谤和中伤。”黄鸣难掩悲伤的神情。1958年出生的黄鸣,现任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中国节能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副会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山东亿家能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中国人的印象里黄鸣一直打出悲情牌,四处爆潜,四面树敌,炮轰无数同行以及非同行。

近段时间,关于“黄鸣与黄胜是儿女亲家”、“低价拿到3000亩土地”、“上市搁浅因为公司经营遭遇困境”、“太阳空谷”等传闻纷至,将皇明太阳能置于舆论风暴之巅。继7月20日开发布会澄清传言后,因对腾讯财经频道相关报道存有异议,22日,黄鸣又发博文称,要与马化腾单挑论战。

在“阿拉善中国绿色企业契约论坛”上黄鸣与任志强先生就太阳能冬天好不好用的问题发生激烈争辩。因此,博客达人黄鸣更新博客“炮轰”任志强,称其无知地产大佬。目前任志强尚未回应。

1988年研制出台太阳能热水器以来,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可谓中国太阳能行业当之无愧的太阳能“教父”级人物,相当长的时间里,他和他创办的皇明扮演着中国太阳能热水品产品与市场的启蒙者角色。国家出台《可再生能源法》也有他的倡议之功,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等众多国际舞台上也有他为低碳环保奔走呼号的孤单身影。

黄鸣曾宣称,未来人类住宅环境的能源需求太阳能可全部解决,但他的这一大胆论断却没有房地产开发商愿意接招,偏执的他决定干脆自己做出个“样板”来。2004年耗资数十亿在山东德州建设中国“太阳谷”——中国低碳环保住宅开始开工建设。对于他的乌托邦梦想,近似孤注一掷地进入房地产市场,内部很多反对之声,先后有1000多位员工离职,但他依然不为所动:“如果你做的是卓尔超群的事情,你就会与你的竞争对手做得不同,甚至背道而驰。”

一个对太阳能行业充满无限梦想,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物,如今却一反常态,将矛头对准行业以及同行,变成太阳能“叫父”,四处骂架,频频揭黑,屡爆惊人雷语,“整个行业烂得不像话了”、“恨死这个狗娘养的行业了”。他连续召开几场发布会,表达对同行无耻的愤慨,对行业乱象的失望,并不惜与行业为敌,爆出行业潜规则。10月16日,他更进一步,同行相轻地指名道姓地将矛头对准日出东方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举报”其在国家惠民补贴工程中的检测报告做假。

[#page#]

黄鸣早先就被人称作“疯子”,这其实是一种赞语,因为以前是为行业发展而“疯”,现在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因为IPO再次失败而对手却上了市?还是因为业绩被日出东方赶超?亦或是为了“行业健康发展”?

跑路老板胡福林缘起光伏投资

悲惨指数:4颗星

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是去年温州债务危机中标志性人物,以他为首的一批温州老板的出走引发举国关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目前的温州金融改革。

而让胡福林经历冰火两重天的是光伏产业。2008年,信泰集团转型进入光伏产业,并在当年的下半年就产生5000多万的利润。胡福林随后大举投入至6.8亿,并计划在2012年实现70亿元的产值,同时在香港上市。

但其后市场环境急转直下,投入巨资的光伏产业让胡福林几乎陷入灭顶之灾。蜂拥而至的债主也直接导致胡福林去年9月备受关注的“美国之行”。

与如今光伏产业低迷,利润率大大降低相比,业内人士称,2006年和2007年可谓是光伏产业的轮爆发期,行业普遍利润高达200%。而即使是在做得的时期,眼镜这一行的利润率也只有20%左右,的时候仅有5%或2%。巨大的利润差以及为了尽早摆脱贴牌的日子,让胡福林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光伏。

为了让光伏成为继眼镜产业之后新的增长支柱,胡福林投下了3亿多元人民币,其中一半是自有资金,一半则是向朋友筹集的。据报道,这种信心来自当时一家国有银行的承诺:在看到产出后,将会给他4亿的长期贷款。可是好景不长,一年后,国家在新能源产业上的政策调整,却使得银行的贷款承诺无法兑现,而事实上光伏行业的运行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

胡福林带领信泰集团进军光伏产业领域后,设立了新能源事业部,其旗下包括浙江中硅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赛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等,主要生产太阳能单晶硅、太阳能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太阳能组件系统、太阳能系统工程等光伏产品。但由于涉猎业务过多、扩张过快,信泰数亿元的产值根本无法满足其扩张的需求,终陷入资金链断裂的“绝境”。

盲目,是业内人士对胡福林转型做太阳能的评价。太阳能是典型的资金和技术密集产业。政策一旦收紧,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时,铺开的摊子只能依靠民间借贷维持,而借贷成本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这一信号早已从欧洲多个国家传递出来。2010年,欧洲主要光伏发电国家如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都相继减少了对光伏发电的补贴和优惠政策。而同时,产能严重过剩在国内光伏行业中也早已不是。但是2011年,依然有大量资本涌入光伏产业,不少企业甚至没有接到订单就已经夜以继日地生产了。

虽然跑路的胡老板,还是回到中国,总结光伏教训转身鞋料市场。但是所欠下的债务何时能够还清,我们不得而知。

[#page#]

被捕光伏巨头韩华会长

悲情指数:5颗星

韩华会长

据了解韩华集团成立于1952年,以其在工业用火药和弹药领域积累的竞争优势为基础,不断开辟新的海外市场,在强化航空宇宙事业等新的未来发展动力的同时,将核心力量集中于海外资源开发领域。现今旗下已拥有44家国内子公司,56条海外络。

2010年8月,韩华集团宣布以4340亿韩元(3.667亿美元)现金收购江苏启东林洋新能源(SDAQ)49.99%的股权,成为其大股东。原大股东Good Energies和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陆永华,悉数出售了所持股权。

收购之后,韩华集团提出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计划到2015年将其在中国地区的太阳能电池组件产能提高到4GW,相当于林洋新能源目前的4~5倍。

韩华集团正式宣布,确认将收购资不抵债的Q-Cells公司之后不久。传出会长金升渊从韩华集团挪用资金,用于其家人和私营企业。金升渊被处以4年监禁和51亿韩元的罚款,判决立即执行。首尔西部地方法院的法官说,金升渊从韩华集团挪用资金,用于其家人和私营企业,他对此毫无悔过。金升渊还被判定犯下偷税罪行,因为他用自己雇员的姓名作股票交易。

韩联社报道说,法庭认为金升渊给韩华集团造成了数千亿韩元损失。法庭认为金升渊没有认真反省自己的罪行,故有必要对其从重处理。金升渊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另外被罚款51亿韩元。

另外法庭还判决执行金升渊指示的韩华集团经营支援室室长、丽川NCC代表理事洪铜玉4年有期徒刑和10亿韩元罚款,参与筹集秘密资金的韩华国土开发代表理事金宽洙也被判处2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

此前金会长曾经因为其子打人事件上过法庭,此案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是由于在韩国,财团大亨常自视凌驾于法律之上。

时任总统卢武铉曾发表声明,要求警方“快速、彻底地”调查这起暴力事件。韩国警方声誉已因此案受到影响。

暴力事件在发生一个多月后才被披露,引起各方疑虑。路透社报道说,一名警官因涉嫌试图隐瞒案情以取悦金升渊,已收到首尔一家法院逮捕令。

检察官6月时曾要求法院判金升渊2年监禁。此前媒体称,55岁的金升渊面临至少3年监禁。终金升渊获刑1年半。

“对于这一结果,我们非常沮丧,”一名出席庭审的韩华集团高管说,集团高层们希望金升渊能够获得缓刑。

辩方律师曾请求法院宽大处理,理由是金升渊为韩国经济作出巨大贡献。此次危机,是否影响韩华集团扩张光伏事业的企图?

[#page#]

浙江诚兴光伏董事长李飞跳楼身亡

悲惨指数:6颗星

8月3日下午4点37分,浙江诚兴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诚兴光伏”)董事长、44岁的李飞从四楼办公室走到六楼,纵身跃下,直到5点25分,他才在办公楼的背面被员工发现,在二楼工作的李飞妻子当场昏厥。

据了解,“诚兴光伏”在浦江颇有知名度,已有十多年历史。去年浦江县表彰的纳税大户名单上,这家企业纳税超过100万元。

公司页显示,诚兴公司创立于1996年,2004年销售额达5000万元,2010年销售额突破1亿元。曾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拥有省级技术中心一个,国家星火计划项目一个。在赶往浦江,高速公路浦江出口处,就可以看到诚兴光伏巨大的广告和指示牌。车子驶入其所在的沿江路,一些固定在路灯上的广告牌,也有很多“诚兴光伏”的广告。

中硅公司的总经理曾告知媒体,中硅公司去年的确因资金紧张出现过一些状况,但随着政府稳定了情况,目前经营较为正常。他们也正在积极和诚兴光伏进行脱保。

据悉,浙江诚兴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虽然属于惨淡的太阳能光伏行业,但是公司的状态相比其他濒临破产的企业,还是要好不少。目前,关于董事长李飞死亡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董事长有抑郁症;另一种说法则认为,李飞的死亡与上半年因欠下巨资而潜逃国外的浙江省民营企业老总胡福林有关。

一份盖有诚兴光伏公司印章的书面材料透露,中硅公司董事长、“眼镜大王”胡福林曾携7000万元巨款逃跑,导致诚兴光伏必须要承担2000多万元的担保。至今李飞的死因仍旧是一个谜?

现在光伏企业据说有两千家,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那只好就被淘汰。当下的光伏企业,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生存都极其艰难。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那便是光伏的前景是光明,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就说不准了。

彩车
南宫市毛毡收纳盒厂家直销
塑料水桶报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