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鬼娃娃之家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11: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猜你经你的手经常得到那样一类的东西?”迪莱特先生说道,一边用那手中的手杖指向一个物件,这件东西当时机合适时会描述一下的:而当他这么说着的时候,他的喉咙里面实际是在撒谎,他也知道自己撒谎。在整整二十年的时光中只有那么一次——或者可以说在一生当中只有那么一次——柴特顿先生能够如此勉为其难,尽管说他是如此技艺精湛于查获那些数以十计的国家里暗藏的宝物,现在却真的不希望摆弄像眼前这样一件样品。这对于一个收藏家来说是一件大麻烦,柴特顿先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那样一类的东西,迪莱特先生!这可是一件博物馆藏物,的确是的。”  “好了,我猜的确有那么一些博物馆会收藏任何东西的。”  “我曾经见到过一件,品相并不像这一件好,那还是好多年以前了,”柴特顿先生说道,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是那一件不一定会走进市场:有人告诉我说在大洋另一端他们拥有那个时期更好的几件。不是的:我只是在告诉你事情实际的情形,迪莱特先生,当我这么说的时候,要是你想要跟我订下无限制的订单,以得到世上可以得到的的货品——而且你知道我很有能力鉴别这一类的东西,在维护保养方面负有盛名——好了,所有我所可以说的是,我完全可以引导你直接到那件样品跟前,说:‘除了这一件以外我再也不能为你得到更好的了,先生。’”  “听着,听着!”迪莱特先生说道,一边欢快而滑稽地用他的手杖一头在店铺的地板上敲着鼓点。“你是怎样用这件东西把那些茫然无知的美国买主们紧紧粘住的,嗯?”  “哦,我是不会对任何一个买主做得太过分的,美国的或者不是美国的。你看,事情是这样的,迪莱特先生——要是我可以更多一点知道有关谱系方面的事情的话——”  “或者说更少地知道一点的话,”迪莱特先生打断话头道。  “哈,哈!你尽可以开你的玩笑,先生。不,可我所说的是,要是我能稍微多知道一点,比现在我所知道的有关这个样品的情况——尽管说任何明眼人都可以自己看出来这是一件品相纯正之物,你看它的每一个边边角角,我的那些人甚至没有一个人允许碰到过它一下,自从它来到了这间店铺里——现在我的开价已经可以有所商量了。”  “这个价怎么样:二十五?”  “三倍于这个价你就可以把它拿走了,先生。我开价七十五。”  “我的价是五十,”迪莱特先生说道。  终达成一致的价格,当然了,是介乎两者之间的一个价格,究竟是多少已经不具什么意义——我觉得是六十个基尼。但是过了半个小时以后这个物件就被打包装起,而在一个小时以内迪莱特先生已经招呼把它放进车中然后开车走了。柴特顿先生,手里掂量着那张支票,满脸笑意地眼看着他从门中走出,然后返身回来,脸上依然挂着笑意,走进了起居室里,他的妻子正在里面准备茶点。他停在了门边。  “东西卖掉了,”他说。  “感谢上帝啊!”柴特顿夫人说道,一边把手中的茶壶放下。“是迪莱特先生,是不是?”  “是的,就是他。”  “好了,我真的希望就是他而不是别人。”  “哦,这个我不知道,他不是一个什么坏人,我亲爱的。”  “或许不是,可是在我的眼光看来,他稍加改动一下或许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了。”  “好了,要是这是你的看法的话,那么我的看法就是,他是自己找来要获得这么一件东西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总算是摆脱了这件东西,这还是值得令人庆幸的事情。”  就这样柴特顿先生及夫人就一起坐下来喝茶了。  那么究竟迪莱特先生获得的这是一件什么新鲜之物呢?这究竟是一件什么东西,这个故事的题目实际已经告诉你了。它究竟像是何物,我在这里即将尽其可能地提示给你。  车厢里的空间只能勉强放下这件东西,而迪莱特先生只好坐在司机的旁边:而且他同样也要让小车慢行一些,因为尽管说这个“娃娃屋”里面全部空间都仔细塞满了柔软的棉花,小车行驶时还要尽量避免颠簸,考虑到其中簇簇拥拥着的这么多数目的小物件;而这十英里的车行路程对他来说就是就是一件令人焦心的事情,尽管说他一路上都在小心翼翼保持注意。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大门,而科林斯,那位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这里,科林斯,你必须帮助我仔细拿这件东西——这可是一件必须认真的工作。我们必须把它直着拿出来,看到了没有?这里面全是一些小物件,一点都不能颠倒,我们必须要小心才行。让我先看一看,咱们从哪儿着手才好?(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后)真的,我觉得应该把它拿进我自己的房间里才是,不管怎么说先动手吧。放在那架大桌子上——一定要这么做的。”  就这样这样物品被搬走了——一路喋喋不休地谈论着——搬进了迪莱特先生位于二层楼上宽敞的大房间里,从这里可以俯视楼前的车行道。物件外面的包装纸被一层层打开,接着物件前脸也被敞开了,在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之中,迪莱特先生都在全神贯注地一点点掏出里面的填塞支撑物,为了顺序拿出娃娃屋里面的所有物件。  当这件令人畅心悦意的事情完全做完之后,我敢说,要想在“草莓山哥特居”这里找到一件更完美更迷人的娃娃屋样本,比现在站在迪莱特先生宽展的大桌子上的这一件更好,那几乎可以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更不要说它在三扇垂直拉伸的大窗户里斜射进来的夕晖之中熠熠闪光了。  这个物件总共有六英尺长,其中包括前脸左边侧翼上的小教堂或者说私人礼拜堂,当你正面看去的时候还有右面的马厩。整个这座房屋的建筑结构,正如我所说过的,主体全部是哥特式架落;这也就是说,窗户全都是尖拱顶的,被称作是兜帽顶,装饰着就像教堂砌进墙壁里的那些坟墓华盖一样的装饰物。在转角的部位,是一些带尖拱镶板的古怪角楼。整个小教堂都带着尖塔和扶壁,角楼里有吊钟,窗户上是彩玻璃。当这栋小屋的前面被打开,你可以看到里面有四个大房间,分别是卧室、餐室、起居室和厨房,每个房间里整齐布置的一应都是完全恰如其分的各种家具。  右边的马厩是两层楼的结构,里面所有一应等项都很齐全,包括马匹、马车、马夫等,还有一架大钟,哥特式的圆顶及里面的报时钟。  当然了,必须花一些纸面来写到整个建筑物里面的各种用具用品——里面有多少煎锅,多少镀金的椅子,都有什么样的图画,地毯是何种样式的,还有各种枝形吊灯,四柱大床,亚麻桌布,玻璃器皿,杯盘碟盏一应等物;但是所有这些情景完全都可以留给充分的想象去完成了。我在这里只是想描述的是,这座房屋所基于的基座或者说底座(因为它有着一定的深度或高度,以使一架台阶通往房屋的前门和排房跟前,有一部分还有围栏在两边)这里面是一个或数个大抽屉,抽屉中整齐放置着一些绣花的帷幕,以为屋中之人服装的换用,总之一句话,这里有着各样的材料,以备一系列的重新布置或者调配换用,而且是足以引人入胜增加情趣的那种。  “可谓是霍拉斯.瓦尔坡的精粹之作,一定是如此:他一定在这件物品的制造过程中有所参与。”这是迪莱特先生不知不觉嘴中发出的喃喃之语,他正诚惶诚恐而痴迷地跪在这件物品前。“简直是太妙了;只有今天我才十拿把稳没有出错。今天早晨已经有五百个英镑的进项,为了那架我从不关心的柜子,而为了这件罕物到手只花去了十分之一,至多来说,按照在这个城中所能得到它的价钱。好了,好了!这几乎要让人好怕会有什么不测之事相伴而生。让我先看一看里面人物的群像好了,管他呢。”  因而,他就把他们排成一排摆到了自己的面前。再一次地,这就又形成了一个时机,有人或许该抓住不放,来仔细审查一下他们身上的服装:对此我是无能为力的。  这里有一位绅士和一位女士,分别身上穿着蓝色绸缎或者锦缎。这里还有两位儿童,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这里还有一位厨子,一位保姆,一个脚夫以及一个马厩仆人,两个马上御者,一位赶车人,还有两个马夫。  “还有别的什么人吗?是的,很可能还有。”  卧室里四柱大床的帷幕四面紧紧地拉闭着,他把手指顺着边缝伸进去在床上摸索着。刚一接触他又把手指迅速抽了回来,因为他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一动不动,可是却软了一下——当他手指触到的时候还是有反应的。这时他就把帘幕拉开,随着帘幕在拉杆上轻轻滑开,在床上就出现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绅士,身上穿着长长的亚麻睡衣,头戴睡帽,正躺在那儿休息。这个故事到此也就讲完了。  大餐的时间已经临近,这样迪莱特先生就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把这位女士以及孩子们放回到起居室里去,这位绅士放回到餐室里,这些仆人们放回到厨房之中以及马厩里,这位老男子还放回到床上。他就退身返回到隔壁的更衣室里去,这样我们再也看不到听不到有关他的事情了,直到晚上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为止。  他一时兴起想要睡在自己美轮美奂的那些藏品当中。在这个大房间里我们已经看到有他的一张床:而洗浴间、衣柜,以及一些别的洗用物品都在紧邻的一间宽敞的大房子里:但是他的四柱大床,它本身就是他价值连城的一件货宝,就安置在他的这个大房间里,有的时候他在这里写作,而且经常坐在这里,甚至接待来访的客人。今天晚上他心情愉悦志得意满地回到了这里。  附近耳闻距离之内并没有打点的钟声传来——楼梯上没有,马厩里没有,远远的教堂塔楼上也没有。然而无可置疑地迪莱特先生被一声钟声从非常舒服的沉睡之中惊醒了过来。  他受到了如此之大的震惊,以致他并非是心平气和地大睁着两眼静静躺在那儿,而实际上是一下子在床上坐了起来。  他从没有问过自己,直到清晨的时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尽管房间里一点光亮都没有,这架娃娃屋就安放在屋里宽展的大桌子上,几乎是清晰可见它就立在那里。可是情形的确就是如此。其情形就像九月份收获季节时一轮明亮的满月照耀在一栋白色石头的大房子前——大约有四分之一英里远,然而每一处细节都像图画一样清晰。同时,四周还有许许多多的树木——树梢从小教堂以及整座房屋后面露出来。他似乎嗅到了一种九月份夜间安静凉爽而芳香的气息。他觉得自己可以听到马厩中传来的偶尔的踩踏之声以及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马匹奋越的声音。而当另一声钟声敲响传来时,他意识到,就在房屋的顶部,他正在观望,并非是自己房间里墙壁上的那些画,而是辽远的天幕下那深蓝幽暗的夜空。  那里闪耀着一些灯火,并非只有一点灯光,一扇一扇的窗户可见,他立刻就看出来这并非是一栋有着四个大房间以及一个活动门脸的大房屋,而是有着许许多多的房间在里面,还有数不清的楼梯——一座真正的房屋,但是看起来好像是透过一架望远镜的另一头看到的情形。“你是想让我看到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吧,”他暗自嘟嘟哝哝道,接着他就紧紧盯看那些明亮的窗扇。按照常理它们应该是紧紧关闭或蒙着窗帘的,无疑的,他这么琢磨道;但是似乎却并没有什么阻隔,他可以清楚看到房间里所发生的一切情形。  其中有两个房间是灯火通明的——一个房间在层的门右边,另一个在楼上的左边——这个房间里光线充足,而另一个则稍微有些昏暗。下的房间是餐室:一张桌面已经摆好,可是好像已经吃过饭了,桌上只留下葡萄酒和酒杯之类的了。只有那位身穿蓝色绸缎衣服的绅士以及身着锦缎的女士正在房中,他们两个正在非常热切地谈论着什么,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坐在桌子旁边,胳膊肘正支在桌子上;时不时地停下来倾听一下,看起来好似是这样的。有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面把它打开,把脑袋伸出去一只手捂着耳朵侧听。餐具柜上的银质烛台上有一支点燃的细蜡烛。当这位男子离开窗户前的时候,他似乎好像也离开了这个房间;而这位女士,手里拿着那只细蜡烛,依然留在这里站在那儿屛神细听。她面部的表情好像是在竭力抑制着自己,不要因为一种攫住她的恐惧感而被吓倒——而且看来也是成功做到了。这是一张令人可恨的面孔,是的;既宽阔、平板又狡诈的样子。这时这位男子走了回来,她立即从他的手中拿过一样小东西来,急匆匆地就走出了房间之中。而他,同样的,也消失不见了,可是只过了一两分钟的时间。房屋的前门被缓缓地打开了,他举步跨出去站在了廊台的顶部,这边看看那边瞧瞧;之后转身对着顶部明亮的那扇窗户挥舞着他的一只拳头。  到这个时候就应该看一看上面的那扇窗户了。透过它可以看到一只四柱大床:一位保姆和另一位仆人正坐在一张扶手椅之中,显然是已经沉睡过去了;在那张床上躺着一位老年男子:是醒着的,而且,你会说,是很焦虑的样子,从他翻来覆去的样子以及不停动着的手指上来看,他正在有节奏地敲打着床罩。就在床铺的那边一扇门敞开了。可以看到明亮的灯光映照在天花板上,只见那位女士走了进来:她把手中的蜡烛放在桌面上,走到炉火边去把那位保姆摇醒过来。在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老式的葡萄酒瓶子,已经被拧开了软木塞。这个保姆把它拿过去,从瓶中倒了一些瓶中物在一个银锅里,又在锅里加了点香料和糖之类的,这些东西就放在桌上的调味瓶中,然后就把锅放在了火上加热。在此同时这位躺在床上的老年男子一个劲儿地朝着这位女士做手势,她就朝着他走了过去,脸上笑意融融的,抓起他的一只手腕来,好像要试他的脉搏,一边好似惊恐万状地咬紧了嘴唇。他焦急万分的样子直直看着她,然后伸手指着窗户那边说着话。她点了点头,就像楼下那位男子那样:也把门式落地窗打开认真倾听着——或许要更加装模作样更夸张一些;之后她就把脑袋缩回来,并且轻轻摇了摇头,举目看着那位老年男子,后者好像正在深深地叹息着。 共 1053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