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荒原茶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49: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甜海市副市长兼甜海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廉杰审了一夜的第六批项目报告,见晨曦已爬上窗棱,遂站起身,挥挥臂,深吸了一口气。阳光柔和地映在茶杯上,在办公桌上拖出了长长的杯影,杯中茶叶在晨辉的映照下,亭亭玉立,晶莹剔透。廉杰端起早已凉透了的茶,抿了一口,步出房间。廉杰来到宾馆后院甜湖边,散步,透透气。见一小伙子正在打太极拳,那太极拳打的柔柔密密,连绵不断,掌、肘、肩、背发力干脆,呼呼带风,俨然一个武林高手的风范。  廉杰走到近前,看这小伙子有些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是谁。见小伙子打了一个收势站起身来。  “廉老师早上好。”小伙子问候的语气里透满热情,他初次相识廉杰时就这样称呼,始终未改。  “你是?哦,我想起来了,火车上,你是李天达的助手武......”廉杰边想边说。  “武大伟。”小伙子见廉杰费劲地思索,连忙自我介绍。  “哦,对,对,你也住在这里呀。”廉杰一边应着一边向小伙子伸出了手,两只手热情地握在一起。  “开发区不是要在这里举办‘开发杯围棋大赛’嘛,明天正式报到,赛委会通知我们这些所谓‘围棋高手’要早来一天,帮助赛委会准备一下。”武大伟这个小伙子说起话来似乎还有点腼婰。  “对,是要准备一下,这次参赛者主要是各参建单位的老总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通过赛事活动加强联系有利于工作的开展嘛。怎么样,你的棋艺又进步了吧?”廉杰在会议上讲话讲的多了,平时说话也蛮有领导范。  “怎么说呢,就是碰不上能赢我的人。”武大伟说话时虽语调不高,却带着满脸调皮的自信。  “哟,看来不把你拿下,你是不服气呀。”廉杰酷爱的就两样,一是品茶,二是下围棋。在机关里他的围棋水平手,在和别人下时,在他的记忆里好象也没输过。唯独有一次因遇上某种情况改乘火车,他和他的秘书跟李天达、武大伟同乘在一个软卧车厢里,李天达和武大伟下围棋,他在一旁观战,忍耐不住给李天达支了一高招,化解了一个险情。随后武大伟邀他下一盘,本来廉杰在旁就看得心里发痒,这一邀正中下怀,但结果在中盘廉杰就败下阵来,这一下激起了他的斗志。第二局开盘廉杰再不敢大意,行棋稳健,咄咄逼人而又不露破绽。双方杀的难解难分,正酣战,无奈火车到甜海市了,双方只好幽默地约好有机会再战。  “宾馆一楼东侧茶庄二层就备有围棋,廉老师咱一边品茶一边大战一盘如何,我也借机再向您讨教讨教,备备战。”武大伟的盛情邀请,显露着青春的气息,很有感染力,一提到围棋他的话里不见了腼婰,反倒多了几分老成。  连日来廉杰可以说是忙得昏天黑地,现在正是开发区建设的关键时期,他已不分白天晚上连轴转,前天晚上好不容易回了一趟家,想和家人温馨一下,结果却因自己的宝贝女儿的择业问题和她吵了一架。他这时也很想调整一下,好久没摸围棋了,明天的比赛虽说是联谊赛,但要是拿了名次,那才能更显英雄本色嘛。于是主意一定,他爽快地答应道:“好,听李天达讲过,说你是围棋界奇才,曾拿下过两位日本九段高手,今天我就见识见识,你这奇才的棋艺。”  于是两人来到茶庄。这里有一个高级茶庄廉杰是知道的,他曾经在这里买过茶叶,但二楼他从来没上去过,跟着武大伟来到二楼,见一个人正在往品茶室门柱上挂楹联。那人一见武大伟惊呀地问:“你怎麽来了?”武大伟也感到惊呀:“你怎麽来了?”那人说道:“公司知道这里要开展招投标等活动,各路老总都要来,公司要我来在这里驻10天左右,看有没有更多商机。”  “哦,是这样,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廉老师。”武大伟热情地介绍。  “您好,廉老师。我姓庄,您称我小庄就好。”说着小庄热情地握住了廉杰伸出的手。  “他是武夷九溪茶叶公司的技师庄园,也是我的老乡。”武大伟忙补充,回过头来又对庄园讲:“我来你这里下盘棋,不会影响你的生意吧。”  “你这是哪里的话,你常来才好呢,免得我这里冷冷清清。棋在那里,你自己拿,我去给你们泡两杯茶。”庄园说着下了楼。  廉杰打量这品茶室,发现装修得很有文韵。正面墙上悬挂的竹刻诗词,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毛体飘逸苍劲的风格被那娴熟深厚的刻工,表现得淋漓尽致。古色古香的红木器架上,陈列着竹雕艺术品,一副镂空竹雕扇,很有韵味尤其引人注目。两个大青瓷花盆养着两丛茂盛的武夷斑竹,散发着幽幽的竹香。  “廉老师请坐。”武大伟摆好棋盘喊道,  廉杰一落坐,顷刻间黑白子就落到了精致的竹雕棋盘上。清晨柔柔的阳光透过棂格窗映在棋盘,棋子在阳光的辉映下透着韵雅的光晕。清脆的落子声更衬起茶室的宁静,似乎将茶室的清香也荡起涟漪。时间不长,庄园送上来两杯精美的盖碗茶,庄园轻轻将泡好的碗茶放在两人身旁的茶几上就走了。廉杰全神惯注在棋盘上,茶,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但茶香袅袅弥漫开来,似兰、似菊、似竹,馥馥郁郁,清香四溢,沁人肺腑。廉洁端起茶来品了一口,感觉茶甘爽顺滑,鲜醇可口,回味甘甜。廉杰常喝茶深知品茶之道,知是好茶,又小呷一口,口中微转即感舌下生津,茶韵醇厚。廉杰复吸入一口香气,顺着鼻孔缓缓呼出,顿觉神清气爽,双目有神。廉杰不由地赞说:“好茶!”这时武大伟落下一子直指廉杰一块棋的要害,攻其必救,廉杰如不补棋,这一块棋就有可能被吃掉。这招棋,武大伟下出后心里暗暗得意,于是端起茶也品了一口。香茶入口,武大伟品了品,心中已明。因他生在茶乡长在茶乡,自小聪慧,对家乡的“大红袍”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已知这茶是“大红袍”中的,也只有庄园号称“武夷茶仙”的哥哥能搞到一点。庄园的大哥是加工“大红袍”两个特级技师之一。这国家文物级的,被二位皇帝御封并赏赐过“大红袍”的,那三颗400年古茶树及无性繁殖的代十八颗“大红袍”茶树,所产的茶叶,只有这二位“大红袍"特级技师才有资格揉制。  武大伟的这一招棋,实出廉杰的意外,如不补棋这一块棋就危险了,关键是补一手还不行。廉杰顾不上喝茶而陷入长考,经过长考廉杰果断决定不能退缩,如退缩防守就会陷入被动,只有以攻对攻才有可能平衡解围。廉杰也不愧是围棋高手,反手向武大伟的一块棋杀去,双方形成了对杀。实际上廉杰这一手棋的优劣很难判断,要结合全盘的形势和劫材统筹考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武大伟见此也积极应战,随着双方对杀和打劫,只见棋盘上烽烟四起,处处冒火,气氛剧然紧张。当武大伟又落下一子提劫后,廉杰又要费劲的比较劫材的大小,廉杰必竟年龄大了计算起来不及武大伟快。武大伟往往择这时给廉杰添茶,那杯“大红袍”已冲了八泡,茶色仍橙黄明亮,红边绿间的润叶仍艳立,似兰幽香仍经久撩人。这时廉杰看了看表:“呀,时间快到了,看来这次又要半截封盘了。”  武大伟见廉杰如此说便急喊:“庄园,刚才你给我们泡的茶,我买二两。”  庄园闻声跑了上来:“那茶不是店里卖的,店里没有,是我从家里带来自己喝的,是我哥制的茶。”  “有多少,那你也给我吧,你再让你那“茶仙哥哥”给你做,行不行,好不好?”武大伟连声央求着。  “没多少了,就一点了,连一两可能都不到,我拿给你看。”庄园说着进办公室,把一个小竹制茶叶罐拿了出来。  武大伟接过来摇了摇看了看,茶叶约有五、六十克,“就这样吧,这点归我了,有兜儿吗?”  庄园无奈的说道:“我给你去找一找。”  “那是什么兜儿呀?”武大伟指着一个塑料兜儿问道。  “那是我从超市买水果,人家给的兜儿。”庄园解释说。  “那就行。”庄园听武大伟如此说,将那个塑料兜儿递给武大伟就下楼去了。  武大伟将那竹茶叶罐放入塑料兜裹了裹,递给廉杰:“这点茶叶沫您带回去吧,工作累了醒醒脑。”  “人家留着自己喝的,你非强要过来,你留着自己喝吧。”廉杰目不转睛望着棋盘摆摆手。  “这点茶叶算什么,我们俩从小一起长起来,我到他们家,他妈妈知道我有点馋,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给我。他到我们家,我妈妈对他也一样呀。您是不是嫌少,看不起我这个小棋友。”武大伟有点着急,一口气说了一堆话。  “那倒不是。”廉杰说。  “这样吧,这次算我请您喝茶,下次您请我喝茶,行吗?廉老师。”武大伟的小孩执呦气也上来了,挺拧的。  “好吧,等比赛完了,你拿了名次,我请你喝茶。”廉杰说。  廉杰看看没有时间了,只好和武大伟收拾了棋具走下楼来。  廉杰和庄园客气地打了招呼走出茶庄:“很久没见李天达了,你见到他替我问好。”廉杰说。  “那一定,哦,李天达还说他也想进军房地产,还想请您关照呢。”武大伟随口说道。  “关照,这两个字不妥。告诉李天达,一定要拼内功讲实力,不要想着走捷径,捷径是走不通的。”廉杰说着不放心的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你懂吗?你一定要把我的话带到,告诉他,我不会关照任何人。”  “好的,廉老师,我记着了,再见。”武大伟答应着和廉杰分了手。  (二)  一天紧张的工作告一段落,时间又不早了。廉杰望着车窗外满天星火,想着中午女儿打来的电话,说她妈妈可能是感冒了,还挺历害,如可能的话让他下班早点回家。廉杰心里也着急,告诉司机车开的快点。廉杰迎着车窗吹进的风,感觉涨疼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回到家见妻子靠在沙发上,面容有些憔悴,微闭着眼睛在休息。见他进来刚想张口说话,一串咳漱上来,她忙用手捂住胸口。她另一只手扶着沙发扶手想站起来。廉杰紧走两步扶住妻子,让他别动,廉杰摸了摸妻子的脉搏,又试了试妻子的额头,忙替妻子脱掉鞋,扶她在沙发上躺好。女儿绮玉见父亲在照顾母亲,心里也暖暖的,跑进厨房去给父亲热饭菜。  廉杰忙用热水给妻子冲了一杯茶,用嘴吹了吹,降降温,又泯了一口,试试是否还烫嘴,才端到妻子面前,扶她坐起来让她把热茶喝下去。  他妻子把热茶捧在手中,一口口慢慢将热茶喝了,感觉暖暖的好像喝入了一副清醒剂直上脑间,随着打了几个喷嚏好象鼻孔也通气了,感觉舒服了许多。“你给我喝的是什麽茶呀?喝在口里感觉是茶,喝下去以后感觉象是药呢。”她妻子轻轻问道。  “说是茶还是药都对,因为茶本身就是一味中药,具有明目、醒脑、健胃、消食、去痰、解暑、利尿、排毒等等功效,人认识茶还是从它的药物作用开始的呢。有‘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的说法。”廉杰见妻子身体不适就缓缓地耐心地讲解,像是在哄一个小妹妹。  “你快吃饭去吧,这么晚了你也饿了。”妻子望着丈夫的眼睛轻轻说,顺手拢了一下丈夫额头上被车风吹乱的头发。  女儿绮玉给父亲盛好了饭菜,让父亲坐好,将筷子递到父亲手里:“爸爸,趁热快吃吧。”绮玉望着劳累的父亲,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酸楚,心里有话说不出口,逐搂着母亲的脖子偎在了妈妈身旁。不经意间眼里淌下了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妈妈的肩上,母女的心是通的。前天晚上,从不敢大声跟父、母讲话的绮玉,当着他父亲的面说:“我早已年满十八岁,我有自主择业参加工作的权力。家法再大也不能大过宪法。”绮玉母亲知道广厦集团董事长潘总,要聘绮玉去任他们总公司销售总监的助理并且还要先保送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可廉杰不同意。  女儿见妈妈喝的茶见底了,就又给妈妈斟满,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连着给妈妈冲泡了好几次,见妈妈挺爱喝便问道:“妈妈,这茶挺好喝,是吗?”  “是啊,喝在口里就感觉顺顺滑滑微甜好喝,喝下去以后就感觉气顺,头脑也清楚,喘气都痛快。”绮玉的母亲说道。  “您爱喝,明天我给您买点去,爸,这是什么茶,在那里买的呀。”绮玉疼母亲心切,好奇地问。  “哦,这是一个朋友自制的茶,没卖的。”廉杰见女儿问,遂答道,但莫名其妙的有点气短的感觉。  “没卖的,那就是人家送的呦。”绮玉好奇,就继续问。因在她的印象里好象从来没听父亲说过有人送他什么。  廉杰没吭声,但女儿的提问却引起了绮玉母亲的注意。  “廉杰呀,我嫁给你,我就是吃糠咽菜,我也终生不悔,人家送的东西就是只值一分钱咱可也不能要。”绮玉的母亲因身子虚,有气无力地说。  “啊,啊,是一个下棋挺棒的小棋友,已说好了他今天请我喝茶,过两天我请他喝茶。”廉杰轻松地解释道。  “我跟着你喝了这么多年的茶,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像灵丹妙药似的,只怕是黄金有价,此茶无价啊。”廉杰的妻子带着忧郁的口气又缓缓地说。  事情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廉杰虽知道这茶是好茶,但也并没有重视这茶叶,现在听了妻子的这一番话,不得不重新审视。他进书房拿起那小竹茶罐仔细端详起来,见这不起眼的小罐上刻着一个老翁和一个少年下棋,那老翁手里捧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笑呵呵的望着少年,那少年右手执子,正全神贯注地望着棋盘。这一老一少被刀功纯熟的刻技表现得栩栩如生。一看这刻工就知道,这竹刻画绝非出自庸辈之手。廉杰又拿了一个玻璃杯子,放入此茶倒入开水,那茶叶在水中缓缓舒展开来,每粒茶叶边均显暗红色,红的透润,叶中间是青绿色,绿的绿莹,每个叶片润莹、漂亮、剔透、没有折叶缺损,看得出每粒茶叶均经过精挑细选,在橙黄、明亮、清澈的茶水中非常悦目,叶片上的揉痕纹均匀有序,深浅恰到好处,叶汁正是从此融出。一看就是技高之人,手工揉制,绝非机器所为。香气从杯中飘出,似一种名贵兰花的那种幽香,闻之馨人肺腹,香高而持久。廉杰忽的想起,似乎听人说过在一次拍卖会上,的50克大红袍茶叶曾拍出了20万的高价,又想起武大伟临走时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李天达准备进军房地产,还请您多关照。”看到这里,想到这里,廉杰不由得皱紧了眉头。“爸爸。”廉杰闻听女儿呼喊,回头才发现女儿正笔直地站在身旁。女儿那齐耳短发充满了青春活力,印有紫色小花的上衣衬着女儿的俊秀的脸,脚上穿的鞋是四年前她去大学报到时给她买的,现已有些退色。“爸爸,前天晚上女儿呛了您,我今天想通了,是女儿的不是,您不仅是我的好爸爸,而且还担负着重要的工作。我现在大学毕业了,我的择业问题,我尊重爸爸的意见。”绮玉说话时那有些潮湿的眼睛弱弱地望着父亲。 共 22605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人要怎么做能避免前列腺痛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