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让我用呼吸爱着的女人

2019-01-31 09:15:32

让我用呼吸爱着的女亾

时针拨动的每一刻,我都在做着同样两件事情———呼吸和爱你,我能体会生命的源远流长和瞬息万变,就像你也能做到继续爱我,但只是不能呼吸。

和钰钰的相识,是一次和朋友打羽毛球,刚好我哥们儿的老婆就是她军校时的战友。次见面,我俩没说上几句话,但是朋友有意把我们俩凑到一起,结果在他们“点鸳鸯谱”的帮助下,我和钰钰一拨开始了双打,没想到我们默契地赢了一个又一个球,我心里头一次有了所向披靡的感觉,那种豪情万丈的感觉,也给了我鼓足勇气追她的信心。就这样,次看电影,杯热橙汁,句:“你喜不喜欢?”都成了激荡我生活的源泉。

钰钰是一位女军官,她从小长在部队大院里,她的爷爷就是做了一辈子军人,老人家那股子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傲骨,又培养了钰钰的妈妈,所以她是根正苗红,地道的军人世家。我从小就羡慕军人,因为威严,因为神圣。在钰钰身上没有太多的威严和神圣,但是她朴实,朴实得又有些神秘。她还很善良、温柔,偶尔小孩子脾气,但仍然让人觉得非常安心,那种安心是非常纯粹的一种感觉,像是被亲情包容着,不离不弃。钰钰也曾对我说过一句同样程度的话,她爱我,可以爱到———至死不渝。

很多人都对军人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误解,认为这个年头所说的献身国防事业,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没有人战死,没有听到一声炮响,所有的理想与抱负都只是“空投”。但是钰钰不这样想,她的职责决定了必须离近一些,再近一些。她喜欢到连队去体验生活,喜欢到有鲜活的地方去。钰钰的这种执着丝毫不亚于她的那句———至死不渝的分量。她曾经还和我说过她的理想,想做一名战地,这样的书她看过很多很多,应急措施她也懂得很多,她像一个随时准备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每天都在做她的必修课。直到今年夏天的那场汛期来临,钰钰申请去江西采访,那里虽然不是汛情为严重的地方,但却是她采访的站。当时为了鼓励她实现自己的理想,我只能欣然同意她的辞行,临走前我还送她了一部新,照了今生一张合影,存在屏幕上。

在江西某舟桥旅有个钰钰的战友,采访结束后的当晚,钰钰在战友的工地上叙旧、写稿和休息。当天已经很晚了,战友起身准备例行检查时,刚从楼上下到一层就被门外涌进的洪水沁湿了裤子,当时睡眼惺忪的状态,让战友一点也没有预料到什么,再往下走,水越来越深,在水漫过胸腔的时候,战友才恐惧地意识到洪水将要吞没一切。他拼命地向楼上奔去,拼命嘶喊着已经熟睡的战士,当然也拼命嘶喊着身处危难的钰钰。钰钰在熟睡中被惊醒了,但是她没有马上离开,她一个个推醒仍在熟睡的战士,尽量让更多的人醒来,更多的人逃生。可是洪水来得太迅猛,不到一半的战士还没有醒,洪水已经淹没了二层,再不逃出去,就会被洪水冲走。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的家属,一个小女孩惊慌失措地跑过来,钰钰来不及询问,抱着女孩往楼下跑,但是洪水淹没了一层,她们就这样泡在水里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情急之下,钰钰再次上楼抄起一条白床单,用力把女孩绑在了一层的柱子上,小女孩被牢牢地系在了生命之柱上,但是钰钰却被洪水汹涌肆虐地冲走了,她来不及再将自己绑在柱子上,来不及再救更多的人,来不及再请求我原谅她,没有和我告别就这样走了。她来不及做很多事,但却带走了我的幸福。

就像那句:“她爱我,可以爱到———至死不渝。”我还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接受,就要去面对一个事实。我甚至从未想到这句她自己说过的话,会真正应验在她身上。事情总是发生得很突然,就像思绪总是很迟钝,总也赶不上趟一样,我的意识就是这样慢得脱节,从未想过,接受一个人的死会比接受她的生要来得冗长。

以后我仍会爱着很多人,但其中只有一个让我用呼吸爱着的女人。学会呼吸,学会爱你。

标书代写
手机捕鱼游戏代理
安卓游戏开发
切排骨机厂家价格
湖北扫路车价格
玻璃棉管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